行业新闻资讯
深耕教育行业10年,全面解析领域信息
跟阿里学习:赋能教育机构销售管理三板斧
回顾近四年的教培行业—— 2018年教培行业的政策大年,主要是证照、消防、硬件设施等,整治后一批小型工作室倒下; 2019年出了新一轮合规,挤掉了一批;但是2019年和2020年明显的很多自由老师小型工作室又开始增多起来了; 2020年疫情挤压拼得是家底够不够厚,资金紧缺挤掉了一批中小机构; 与18、19年监管的不同是,2021年重在资金监管(收费周期、虚假定价)和内容监管(超纲超时、教材内容)。或许2021年的监管又一批不良运营中小机构会消亡。 面对现状,我们如何做? 在愈来愈加剧的市场竞争中,仅靠机构内部升级显然力不足心,同时放眼整个行业,尤其是大的机构,每年都在管理上下功夫。
发布时间:2021-07-22
站在风口的在线职业教育 下一步应该思考什么?
今年以来,由于教培机构受到政策监管,K12学科教育遇冷,让在线职业教育成为资本最看好的赛道之一,被看作是教育行业新增长点。 以往,在学科教育火爆的高光下,职业教育这个细分赛道相对而言略显黯淡。如今,在职业教育改革、政策鼓励和支持职业教育发展的前提下,职业教育迎来了新的爆发期。 7月11日,开课吧对外公布获6亿元B1轮融资,字节跳动于今年3月上线教师培训平台“不倦课堂”;腾讯则在已有平台“腾讯课堂”外,新投资了在线职业教育品牌“秒可职场”,高途在线、好未来最近也开始转型职业教育。
发布时间:2021-07-21
K12退后,职教向前
中国的教育改革已经进入了深水区。每一个政策的出台与实施也正更剧烈地影响到教育服务产业业态和格局的转变。而与“双减”之下K12培训与民办全日制学校的“冰窖”不同,职业教育领域正迎来史无前例的发展节点。 7月12日,开课吧兼慧科教育创始人方业昌在一封内部信中称:“公司已完成6亿B1轮融资,业务战略从泛IT和数字化人才培养拓展至在线职业教育。”
发布时间:2021-07-20
家教 O2O,卷土重来?
家庭教师,一个常常出现在上流社会、富裕家庭语境中的词汇。 《红与黑》中,于连因为精通拉丁文在市长家中担任家庭教师,《红楼梦》中,穷儒贾雨村在被引荐到贾府前,曾是林黛玉的家庭教师。 上世纪 80、90 年代,国内高考恢复,随之催生出巨大的学科辅导需求,越来越多中产阶级家庭开始选择家庭教师。改革开放带来的消费升级浪潮中,家教上门辅导更渐次飞入寻常百姓家。就连新东方和学而思两家教育龙头企业的创始人早期都有过做家教的经历。
发布时间:2021-07-19
职业教育,迟来的“黄金时代”
在中国的教育版图中,职业教育占有很大的比重,但一直都发展得不温不火,关注度远不及 K12 教育和高等教育,甚至被视为普通教育的「附属品」。 2021 年 6 月,《职业教育法(修订草案)》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草案中提到,「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是两种不同教育类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明确了职业教育的法律地位。结合近几年国家陆续打出的政策「组合拳」,职业教育的「黄金时代」终于要来了吗?
发布时间:2021-07-16
教培业深陷 “集体焦虑” ,这五大 “转型” 思路你该知道!
2021年针对校外培训整治的政策:突击检查,顶格罚款,周末、假期“禁补令”……这些史无前例的政策让教培人感到前所未有的迷茫。面对接踵而来的行业整治和监管,让原本因为疫情惊魂未定的教培人更加无所适从。未来何去何从?
发布时间:2021-07-14
补习班们正等待一场暴风雨
种种迹象表明,教培机构的剧变已是山雨欲来。 5月21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明确指出要对校外培训机构进行全面规范的管理。
发布时间:2021-07-13
校外培训机构的暑假两重天
随着今年政策不断在广告投放、超前超纲教学、教师资质审查、预收费及价格限定、未成年人保护、暑期托管等方面收紧。监管方向愈发明确,人民日报也直指:校外培训是做教育而不是做生意,不能套用商业逻辑,这是必须明确的一条底线。 在资本大量进入后,教育行业一直在蒙眼狂奔,烧钱营销、虚假宣传、贩卖焦虑……问题频发。教育本身是一个长周期的慢行业,当资本属性大于教育的根本属性,行业必将迎来洗牌。 但无论未来教育行业将如何发展,回归教育本质是必然。
发布时间:2021-07-12
第一页上一页12345678下一页最后一页